联邦花园

 

 

联邦花苑

香港 半山 干德道 41号

- -

 

 

屋苑资料

联邦花苑及其周围的历史简介

(作者∶Dr. D.D. Waters ISO, BBS)

你可想像得到现时的联邦花苑及其四周在个多世纪前是怎么样的呢?

在干德道四十一号联邦花苑对上之处,峻峭的山边长满了青葱翠绿的植物。那里有一条小径,人们偶称之为「张保仔小径」。据地图显示,小径由梅道开始,以山顶南边的山坡为终点。这条小径现时仍然存在,但沿途满布野草杂木,部分段落更因曾受山泥倾泻影响或其它东西阻塞而不能通行。张保仔是昔日香港最声名狼藉而又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他最气盛的时候是在十九世纪的首十年间。据称在这期间他统率六百艘帆船、四万名部徏-包括小部分前皇家海军的英籍炮手-及绝色美女。可是,至今仍未有实质证据显示他本人曾在该小径走过。

干德道的出现是拜兴建薄扶林水塘导致香港首次发展储水计划所赐的。一八六四年雨水开始流入这水塘。在此之前,整个港岛的食水皆来自水井和溪涧。后来,在半山西南边的斜坡铺设了一条主输水管及在该世纪末建筑了一条马路,这条马路就是干德道。当时在这块殖民地的富有人家都很喜欢这地区,并在这区筑起他们的家园。

一名中国人莫干生先生于一九一一年在干德道四十一号即联邦花苑现址兴建了一座仿如宫殿的豪宅。莫先生是当时太古洋行(一九七四年易名为太古)的买办。为了要与当年的华人富豪看齐,他纳了八位妾侍(亦有人说是九位)。一九二八年,其子莫兴崇承继了这座豪宅。

一九五零至六零年代期间,已经有好几幢仿如宫殿的豪宅屹立在半山区这地方,有些更设有网球场。其中一幢堂皇华丽的豪宅是座落在干德道一号的云石堂(Marble Hall),即现时的遮打堂(Chater Hall)。云石堂是由一位美国富商兼慈善家保罗吉席遮打爵士所兴建的。当时有人说∶「遮打先生今日所做的,怡和明天便会照著做。」云石堂的大体设计在许多方面都以干德道四十一号的旧宅为蓝本。联邦花园五幢大厦的门口大堂挂有昔日的照片,此外,尖沙咀香港艺术馆也展出了一幅由名家绘画的画,画里精致地描绘了干德道四十一号的旧日风情。

          

  • 港岛半山干德道41号联邦花苑的前身是一幢古色古香的宫殿式大屋,原有之建筑物已于六十年代拆掉。外国记者会曾于19511961年租用该大屋,故当年大屋曾一度是个夜夜笙歌的热门派对圣地。但在其他的日子裹,大屋及周围均十分宁静,不时还能隐约听到从太平山上传来的野鹿鸣叫声。

 

一九五一至一九六一年期间,外国记者会所在干德道四十一号的华丽建筑物内设置了会馆,会员称该段期间为会所的全盛期。当时,人们可以驾车往会所,再驱车沿斜路到达,或将汽车停泊在路旁(那里可供三辆汽车停泊),然后乘升降机到达会所正门。这部升降机更是香港首部在私人住宅内装置的升降机。会所上层有九间睡房及以意大利云石铺砌的火炉。屋内环境极佳,人们可坐在天台钟形小阁享受下午茶。一九五零年代,屋主曾欲以二拾伍万港元的售价把这幢古老豪宅出售予该会。可是该会基于当时的政治情况,不敢贸然购入。

五十年代一部由荷李活大明星威廉荷顿及珍妮花锺丝主演的名片「生死恋」有部分场景就在干德道四十一号拍摄。这部影片的剧本改编自韩素音的自传「生死恋」。在自传里,韩素音的爱人是位英国记者,他在韩战中殉职。可是在电影里,这个在原著中本来是英国人的英雄,莫名奇妙的给改编成为美国人,同时片名也略作修改,跟原著不同。屋后面向宝珊道之处,至今仍屹立著那富有中国特色的凉亭及著名大树,那处便是韩素音和男友邂逅的地方。稍远处有一柱流水,即使在旱季,水仍滁滁不断的流著,四十一号旧大宅的屋主便将水接驳入屋内作用,直至六十年代这旧宅被拆卸为止。

         

  • 于五十年代,荷里活著名大电影"生死恋"曾在干德道41号大屋取景拍摄。该电影是由HAN Suyin的自传式小说A Many Splendour Thing改编而成;Suyin透过她的小说,表达了她对那一位在韩战中丧生的英国战地记者的爱。虽然在电影裹,男主角由英国人变成美国人,但故事仍旧是那么凄美动人。而曾在电影裹出现之大屋的部分建筑,像围栏、阶梯、及护土墙等,直到今天还屹立在原地上。

我在一九五五年三月开始居住在干德道昔日(当时刚入伙)第五十六座的地方。我经常行经以前的外国记者会所,偶尔也会听到那里喧闹的派对声。周末晚上这地方就是如此热闹。外国记者会所有自己的乐队,但有时也会聘请军乐队。外交使节团经常在这里举行私人派对,航空公司亦经常在这里举行午餐会。

虽然干德道四十一号偶然会发出噪音,但是总体来说,这地方仍是安宁和恬静的。特别是在西边尽头可见到差不多像乡间的道路,沿路长满了大小树木,人们有时可听到由扯旗山顶传来的鹿鸣。当时人们仍可租用轿子,坐在轿上,由四名轿 抬著到干德道。在中环云咸街约莫泊有六顶轿子。到一九五零年代末这行业才开始式微。当时轿费是每十五分钟三角另附加费三角,据说轿 的工作生涯只有八年,之后他们便得退役。

当时干德道四十一号与其他很多同样座落在干德道的大宅一样,有著一流的景观。在海底隧道未兴建前,小孩子其中一项消遣便是数数他们所见的渡轮数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一名古怪的英国人居住在离开干德道不远的罗便臣道。他家里没有时钟,要想知道时间,便用望远镜了望屹立于毕打街的大钟楼。在昔日的「光辉日子」里,多名英国总督都以海港活动的频繁程度作为本港经济兴衰的指标。我们所说的是九龙黑头山鸣炮示,提醒居民台风接近或邮轮抵步的年代。居民有时也弄不清鸣炮是代表这两样事情中的那一样。

当外国记者会所迁离干德道四十一号后,这座旧大楼便面临清拆的命运。在一九六零年Cheng Hing Realty购入了大楼,其后在一九六六年则转由Court Properties购入。由此可见,香港人有著「贪新忘旧」的特性。旧大楼经拆卸后,地盘空置了一段时间,据说这大楼的售价竟高达一千三百万港元。后来该地盘重新发展。在一九七零年夏天,竟有一千二百份申请,认购联邦花苑的四百个单位。我和内子中了签,获配售刚落成的威尼斯阁单位,并在一九七二年中支付了十一万四千元的昂贵楼价。当时,物业市场饱受一九六七年暴动的阴影拖累,楼价仍然偏低。我的单位是一项投资佳选。我在最初的四年以月租港币二千元租出这吉屋,至一九七六年三月一日我们才收回单位自住。

虽然我只能在睡房窗边眺望这美丽海港和昂船洲(此岛现已无存)的一角,但是我的房子是坐北向南的,因此它可免受冬天的东北季候风吹袭,而夏天又可享受清凉的西南风,正如俗语所云∶「千金难买向南楼」。

从风水学角度来看,扯旗山的山脉与座落东南的西摩岭两者皆象徵著强大的靠背。这地域的形气会带给勤勉和有能的人应得及可观的回报。流水淙淙由山而下,如拨水入灵屋,带给家宅财富并保福泽平安。更有风水师说香港扯旗山的灵量是最盛的。风水之形气乘风而下,由水流作主导,透过水流散布四周。

在干德道西端近旭和道和宝珊道口,有一条峻峭狭窄的支路通往扯旗山,它就是克顿道。于山腰处可见松林炮台的遗址。这地方现已成为一个旅游地点。这个大炮台于一九零三年开始由英国人兴建。由于克顿道一带环境未受污染,所以它成为干德道的居民一处极佳的休憩地方,让他们伸展筋骨,欣赏一下大自然。不少每日到这里晨运的长者都称这条路为「长命路」。

可惜,正当人们嚷著要保留文化遗产之际,座落在五十五号的别墅(建于一九一九年)却在二零零零年夏天被拆卸。现时干德道只剩下一幢战前建筑物,就是座落在四十四号的一间超级市场和地产代理的铺位。现时这条路的两侧高楼耸立,每幢有三、四十层高,阻挡了邻近的景观视野。当然人们今日已不再听到从扯旗山上传来的鹿鸣声,然而,我们仍可见到一群群白鸽飞到联邦花苑,证明这地方仍是安宁的。此外,我们很多时也会见到具破坏性的、群居的、头顶长有绿黄色羽毛的大鹦鹉到来作客。

不过,大自然的模式正在转变。一九七零年代,顶冠与白头翁相似的雀鸟在联邦花苑的空地随处可见。现时,它们已成为稀客。蛇是常见的动物,可是大多数生长在扯旗山斜坡的野生动物都在夜间出没,而且数目有限。然而,在九零年代,我也见过被汽车辗毙的白鼬及面有斑纹如手掌般大的麝猫尸体。虽然淡水蟹和蓝尾石龙子在扯旗山是稀有动物,但人们偶然亦可见到它们,而石龙子更是香港最具吸引力的蜥蜴。

虽然传统习俗已经改变了,但有时我们仍可看到和听到在干德道上沿街叫卖的小贩。他们包括瘦小枯槁的磨较剪铲刀流动贩子,以及收买烂铜烂铁的收买贩子。此外亦有卖衣裳竹的老伯,衣裳竹是用于室外晒晾衣物的,我们委婉称之为挂「万国旗」。在一九五零代中,我记得还有一位舞马骝的小贩。可是,此情景现已不复见了。

如果联邦花苑那些已破旧的石阶、栏杆和那些巨型而又饱历风霜的重力护土墙会说话,相信它们一定可以说出很多精采的故事。

 

Powered by ABCHK.com